欢乐的令后女孩

夏橘 | 小孩

夜佛长在。:

和都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整栋房子都熄了灯,一片乌沉沉的,所有东西都在黑暗之中保持一种原封不动的姿态。




和都小心地将之前特意拆出来的一根家门钥匙放进大衣口袋才摸进了房间。




月光隐约,她看见一件风衣老实地挂在衣帽架上,一双鞋子乖巧地横在衣柜前,只有一个人既不老实也不乖巧地缩在并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夏洛克没有睡在她平常习惯的位置上。


 


这不像她。


 


在生活作息的某些方面,这位举世闻名的天才侦探明明规律到近乎古板才对。


 


「喂,今晚换你去床的右边睡吧。」


 


和都若是这么跟她说的话,换回来的答案多半就是一句干脆利落的「やだ(不干)」。


 


除了主权交替的成人游戏,在别的很多时候,夏洛克对改变并不钟情。


 


可现在她的半个脑袋正埋进不属于她的柔软枕头里,鼻尖沾满的都是枕套上犹如泡泡糖一般的柑橘香气,长长了的额发散落下来,掩住她眼眸的羽翼。


 


她蜷缩着趴在那里,怀里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和都歪头仔细一看,那好像是自己走之前那个晚上穿的睡衣。


 


睡衣是夏洛克之前买的,花纹远没有她自己那件繁复,但睡衣上的味道是洗衣剂也是和都的气息。


 


睡着的侦探把它卷了两卷抵在削尖的下巴边上,另一只手把它环住,揪住领口不肯撒手。


 


和都的目光和她的心一起软了下来,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夏洛克的唇角和黑发,忽然又有些不敢,怕自己一不小心吵醒了她。


 


和都不是故意这么晚回家的。而她也已经很久没有跟夏洛克分开过了。


 


办案吃饭晨昏夜晚,要是找到了其中一个人,总归是能看见另一个的。


 


可好友偏偏把婚礼挑在了东京罪犯最猖獗的一个季节。夏洛克忙于探寻真相,和都只能孤身飞回札幌。


 


临行之前,和都反复叮嘱夏洛克,“不要闹事不要和柴田吵架”、“要听波多野太太和警部的话”、“不要拒接你哥的电话”。


 


夏洛克翻着白眼,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头,却听和都突然问了一句:


 


「不能跟我一起去,夏洛克会不开心吗?」


 


夏洛克斜斜瞟了和都一眼,不满地反问她道:


 


「想什么呢?难道我是小孩子吗?」


 


和都点了点头,气得夏洛克转身就走。


 


但她最后还是堂而皇之地坐上了健人送和都去机场的车,又在安检大厅边上别别扭扭地抱了和都一下,目光跟着她走出了好远好远,直到和都第十二次向她挥手告别才肯稍稍作罢。


 


恋人之间的别离大概可能也许必须穿插那么一点点的舍得与舍不得。


 


和都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这也是她思来想去几番犹豫却还是临时改了机票,提前十几个小时夜晚降落东京的原因所在。


 


她没有把这个决定告诉任何人,也没有想过竟会因此撞破夏洛克的小秘密,觉得这个小孩子一般的侦探越发可爱。


 


夜已经很深。


 


和都轻手轻脚地溜进浴室,打开了一盏光线最为微弱的壁灯。她不想让吹风机吵醒睡着的侦探,就随手把头发扎起盘在头顶,径自匆忙地洗漱起来。


 


她没有花费很久,只是简单地洗去了一身仆仆风尘,却在走出浴室的一个瞬间被床上的黑影吓了一跳。


 


还好那只是夏洛克而已。


 


刚刚醒来的她面朝和都的方向坐在床上,双手拥着被子和膝盖,整个人缩成一团,在微弱的月光里活像一只毛发蓬乱的小猫咪。


 


和都迅速地眨了几下眼睛,下意识朝她嗔了一句:


 


「你怎么突然起来了啊?吓死我啦!」


 


虽然受了惊,但她的声音还是轻飘飘的,几乎与空气融为一体。


 


夏洛克平日里就很怕吵闹,更何况是大梦初醒,从神经到面部表情都显出一股子弱气。


 


「……睡衣还你。」


 


夏洛克的声音低低的,一句话也是没头没脑的。她一扬手就把手里的东西丢给和都,自己又背着她倒了下去。


 


一如当年把她抛过来的爱马仕抱在怀里一般,和都愣愣地将睡衣稳稳接住,笑意、酒窝和她的心一样越陷越深。


 


夏洛克已经把和都惯常睡的位置让了出来,自己一头扎进床铺冰冰凉凉的另外半边,头埋在被子里,仿佛是在赌气。


 


和都伸手帮她拉好被角,才钻进被窝贴住了小猫咪的后颈。


 


「啊,这家伙竟然偷偷用我的黄瓜水!哼……算了。明天再找这个小屁孩算帐吧,晚安啦。」

海风abo | 追星攻略(七)

九下满垒2out:





| 开火箭🚀了,尺度很大,不喜勿入


| 写到头秃


| 感谢 @隔壁坐着老污婆 






🚗走评论

yamix_:

摸鱼时脑内突然蹦出的拉娘配XDDDDDDD

超可行是怎么回事——(滤镜叠加max

不二臣:

发了好几遍都发不出去!生气!纯娴监禁车!看得到看不到随缘!明天纯娴高3p随意点梗!占个高贵妃tag!

摘纪录:

No snowflake in an avalanche ever feels responsible.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
——Stanisław·Jerzy· Lec


感谢推荐

睡MCU最骚的老大爷:

【令后】长春宫一家三口


“永琮对你笑了。”

“叫阿玛…”

“他还不会说话呢…魏璎珞!”




[令后]咦皇后娘娘和魏璎珞回来了

云乐儿。:

是那个皇后娘娘和魏璎珞不见了的后期篇,根据内容改了个标题hhhh
ooc属于我
在出坑的边缘徘徊


————————
明玉一脸懵逼地问皇后娘娘发生了什么


皇后一句话吓得魏璎珞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舌灿莲花了


“璎珞,你说”


————————


魏璎珞花了近一个时辰才把现在的情况说明清楚


甚至把之前不小心在卫生间撞见秦岚和吴谨言酱酱酿酿的事情说了出来


富察容音一脸严肃地自言自语


“本宫就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


————————


秦岚难得有段假期,问了吴谨言要不要带着两个祖宗出去玩


一边慢慢写字一边推开门,她看见三个人坐在沙发上


“姜梓新?”


“这是明玉喔”


秦岚吓得摸了摸钱包


————————


吴谨言看到这个场面,拍了拍秦岚的肩


“山风姐姐,我可以帮你养一个”


“你来养我好不好”秦岚哭


————————


三个祖宗一点都不想出去玩


“看电视剧”她们这么说着


秦岚觉着自己养了三个死宅


还贼漂亮那种


————————


秦岚躺在床上,突然叹了口气


“万一她们回去之后不适应宫里了怎么办”


吴谨言想了想,应该不会吧?


“可是我觉得我是受不了没了空调wifi的日子”


吴谨言关了房里的灯,在她身边躺下


“没事儿,反正我们又不会穿过去”


————————


秦岚大清早心血来潮拉着她们自拍


说是万一她们突然回去了总得留下点纪念


拍完后她觉得没什么意思


除了明玉之外,她们四个人跟复制黏贴一样


————————


明玉最近学会了网上冲浪


她觉得令后真的很好嗑


甚至觉得自己像个八百瓦的灯泡


————————


魏璎珞觉着明玉最近一直在偷懒,把活儿都丢给自己


人家什么都不干,导致自己总是尴尬的和皇后娘娘独处


而且感觉自家娘娘最近看自己的眼神不太一样了?


————————


秦岚和吴谨言很羡慕这几个穿越过来的人


体重永远是她们拍戏的样子


怎么吃都不会胖


————————


皇后觉得最近会有大事发生


不然为什么自己腰粗了一圈??


而且魏璎珞因为一定要让自己膳食平衡不让她减肥


哭quq


————————


秦岚是被硬硬的床板硌醒的


她还想着怎么吴谨言起这么早


咦我记得家里没有挂帘子吧?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


她掀开帘子一看


不禁爆了句粗


“卧槽”


合着自己被当成皇后穿越回去了??


————————


她看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宫女,和一大堆衣服


她真的不想天天穿这么厚的衣服啊!!


“叫魏璎珞过来”


————————


一个不知道是吴谨言还是魏璎珞的人过来了


“你是魏璎珞还是吴谨言?”


来人翻了个白眼


“吴谨言”


————————


秦岚让宫女离开了


然后大力捏吴谨言的脸


“让你乌鸦嘴!”


“哎疼疼疼疼疼疼疼”


————————


现在是真的没有空调wifi了


而且秦岚不知道那边的皇后娘娘和魏璎珞怎么才能替她们工作


瑟瑟发抖。


————————

一闪而过的脑洞

突然想,要是她俩重生不在紫禁城,然后白月光还是富察家的小姐,小狼狗因为一些原因女扮男装去当了官或者打仗成了小将军什么的,富察家把白月光许配给了小狼狗,她俩就可以开始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了!!想想都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