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的令后女孩

[令后]咦皇后娘娘和魏璎珞回来了

云乐儿。:

是那个皇后娘娘和魏璎珞不见了的后期篇,根据内容改了个标题hhhh
ooc属于我
在出坑的边缘徘徊


————————
明玉一脸懵逼地问皇后娘娘发生了什么


皇后一句话吓得魏璎珞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舌灿莲花了


“璎珞,你说”


————————


魏璎珞花了近一个时辰才把现在的情况说明清楚


甚至把之前不小心在卫生间撞见秦岚和吴谨言酱酱酿酿的事情说了出来


富察容音一脸严肃地自言自语


“本宫就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


————————


秦岚难得有段假期,问了吴谨言要不要带着两个祖宗出去玩


一边慢慢写字一边推开门,她看见三个人坐在沙发上


“姜梓新?”


“这是明玉喔”


秦岚吓得摸了摸钱包


————————


吴谨言看到这个场面,拍了拍秦岚的肩


“山风姐姐,我可以帮你养一个”


“你来养我好不好”秦岚哭


————————


三个祖宗一点都不想出去玩


“看电视剧”她们这么说着


秦岚觉着自己养了三个死宅


还贼漂亮那种


————————


秦岚躺在床上,突然叹了口气


“万一她们回去之后不适应宫里了怎么办”


吴谨言想了想,应该不会吧?


“可是我觉得我是受不了没了空调wifi的日子”


吴谨言关了房里的灯,在她身边躺下


“没事儿,反正我们又不会穿过去”


————————


秦岚大清早心血来潮拉着她们自拍


说是万一她们突然回去了总得留下点纪念


拍完后她觉得没什么意思


除了明玉之外,她们四个人跟复制黏贴一样


————————


明玉最近学会了网上冲浪


她觉得令后真的很好嗑


甚至觉得自己像个八百瓦的灯泡


————————


魏璎珞觉着明玉最近一直在偷懒,把活儿都丢给自己


人家什么都不干,导致自己总是尴尬的和皇后娘娘独处


而且感觉自家娘娘最近看自己的眼神不太一样了?


————————


秦岚和吴谨言很羡慕这几个穿越过来的人


体重永远是她们拍戏的样子


怎么吃都不会胖


————————


皇后觉得最近会有大事发生


不然为什么自己腰粗了一圈??


而且魏璎珞因为一定要让自己膳食平衡不让她减肥


哭quq


————————


秦岚是被硬硬的床板硌醒的


她还想着怎么吴谨言起这么早


咦我记得家里没有挂帘子吧?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


她掀开帘子一看


不禁爆了句粗


“卧槽”


合着自己被当成皇后穿越回去了??


————————


她看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宫女,和一大堆衣服


她真的不想天天穿这么厚的衣服啊!!


“叫魏璎珞过来”


————————


一个不知道是吴谨言还是魏璎珞的人过来了


“你是魏璎珞还是吴谨言?”


来人翻了个白眼


“吴谨言”


————————


秦岚让宫女离开了


然后大力捏吴谨言的脸


“让你乌鸦嘴!”


“哎疼疼疼疼疼疼疼”


————————


现在是真的没有空调wifi了


而且秦岚不知道那边的皇后娘娘和魏璎珞怎么才能替她们工作


瑟瑟发抖。


————————

一闪而过的脑洞

突然想,要是她俩重生不在紫禁城,然后白月光还是富察家的小姐,小狼狗因为一些原因女扮男装去当了官或者打仗成了小将军什么的,富察家把白月光许配给了小狼狗,她俩就可以开始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了!!想想都刺激!

【令后】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三

金多云:

  令妃×富察皇后
  *身为令妃的魏璎珞攻略皇后娘娘的故事
  
  魏璎珞:宝宝气气了要娘娘哄哄
  皇后娘娘:真拿你没辙


  *上一章


-
  那天之后令妃倒是与她亲近了些,太医说她的腿受了寒,如今青一块紫一块的,若是不好生修养就会烙下病根,以后每到阴雨天都会疼痛难忍。
  
  富察容音心里懊恼,若是她没顾得什么皇后的架子,早些去护着她也不会让她落得这般下场。
  她没有让令妃回她的延禧宫,如今天气渐冷,若是再受寒可如何是好。便留她在长春宫的偏殿住些时日,又派了宫女好生伺候着。
  
  还没到深秋,她便叫内务府的奴才送了火炉过来,在偏殿给令妃暖着。
  绣坊的宫女素来做活精巧又快,如今她命人给令妃做的秋装也已经做好了,这不,正在偏殿让令妃挨件穿呢。
  
  “皇后娘娘,臣妾,臣妾这样不好穿衣服……”
  “太医说了,你现在不方便走动,如今这秋装也送来了,你就坐在床榻给本宫看看。”
  
  魏璎珞此时正呆愣愣的坐在床榻上,倚着后面的摆件柜抱着皇后娘娘给她的衣服,有些不知所措。
  
  看着她茫然的样子,富察容音勾唇一笑,坐在她的身边,将其中一件拿出来给她穿上。
  
  “绣坊的绣工本宫一直都很满意,果然很适合你。”
  这一件颜色素雅一些,令妃穿起来和她想的一样,倒也是合她的品味。
  
  “皇后娘娘……”
  魏璎珞微红着脸看向另一边,皇后娘娘的手还在为她系胸前的扣子,气吐如兰,惹得她想入非非。
  
  “怎么了?”
  “臣妾实在不想再躺着了,能许臣妾出去走走吗?”
  
  富察容音松开了系着扣子的手看着她,这几天她住在长春宫,皇上倒也就来看了她一次,许是,她想皇上了。
  
  “你早些好起来,本宫就准你回延禧宫。”
  
  可她偏偏不想真的这么认为。
  没了先前的心情,她让令妃好生休息,便离开了偏殿。
  
  明玉心直口快,不爱被挟制着,也不爱做违心的事。尔晴有她的想法,她的家族,能够做她的陪嫁丫头已是不易,虽忠心,但也绝不可能再做别人的奴才。
  她思来想去,余下的宫女中,珍珠最单纯忠心,做事也细致,从不发怨言,便叫她去了令妃那里伺候,让她做了延禧宫的大宫女。
  
  这样她才能稍微放心。
  
  魏璎珞见皇后娘娘神色淡然的出去了,自己也知道讨了个没趣。
  也不知道说的那句话没有对上心思细腻的她的胃口,可就算自己无意之间说了得罪她的话,她也温柔的没有责备她。
  
  她撅了撅嘴,脱下富察容音亲手为她穿上的秋装,一下子拍在了一旁,轻哼了一声,哪里还有先前令妃娘娘小家碧玉、烟视媚行的样子。
  若是让旁人看了,估摸下巴都吓的掉在地上。
  
  本来今早皇后娘娘陪她用了早膳,还以为对她有了什么她所希望的看法,结果这一下子好像全白费了。
  
  她在宫外无意间遇到了太后,说她的性子像是她的和安公主,便把她带在了身边,姐姐自然没有办法陪她,她也只好成了太后身旁的宫女,随她在圆明园避暑。
  
  好景不长,被当今圣上相中了。
  
  魏璎珞不恨不怨,她本就不能决定自己的去处,如此一来家里被抬旗,姐姐以后也能有好日子过了,而她只希望皇上偏爱她,不算上她的姐姐。
  也免得姐姐入宫饱受勾心斗角的苦楚。
  
  原本这样在宫里过一辈子就好,可她偏偏生出了旁的心思。
  
  现在殿外正是早晨最凉的时候,露水会积在花上、叶上,可她偏偏不能出去看,也不知她延禧宫花坛里的花留下的宫女有没有照顾好。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成体统的仰躺在床榻上,又不巧脑袋撞在了柜子上,疼的她眼泪都下来了。
  太医的话她也听了,虽不好走动,但现在也好的差不多了,她躺了四五天,也该出去走走了,可心里又不想违背皇后娘娘的话。
  
  可想到了她的端庄、她的贤淑、她的心如止水,让魏璎珞记在心上,又十分的想要看她旁的神情,如果这从容的性子为她生出了许多的难以自持,那岂不是美妙极了。
  
  她唤来了皇后娘娘赐给她的大宫女珍珠,更衣后出了偏殿,院内的宫女们都在做自己的差事,打扫院子的为多数,剩下的都在修剪花坛。
  
  “皇后娘娘,您很喜欢茉莉花?”
  
  富察容音闻言放下了手中的金剪,带着些许责备的神色向魏璎珞走去。
  
  “怎的这样不听话?太医让你静养你怎么……”
  “皇后娘娘,再躺下去臣妾都要发霉了,璎珞保证听太医的话,静养嘛,站着不动也算是静了。”
  
  富察容音被她逗笑了,点了点她的鼻尖,命人给她拿了椅子放在一旁,好让她累了坐着歇息。
  
  “本宫还是第一次知道令妃妹妹如此滑头,可见平日里都被你给迷惑了。”
  “那皇后娘娘,您已经被璎珞迷惑到何等境地了?”
  
  富察容音沉下了脸色,将手中修剪好的茉莉花别在了眼前人的耳边。
  她隐约能猜到她与旁人不一样的心思,只是皇上偏爱她,她便下意识的认为她也爱着皇上,不敢再做其它想法。
  
  因为她是皇上的皇后,而她是皇上的爱妃,除了在这深宫里过一辈子,不会再有别的结果。
  
  “你也知道,本宫是皇后。”
  
  魏璎珞深吸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棉花不痛不痒,可出手的人却贪恋棉花的柔软,不想再放手。
  
  “璎珞可以陪您。”
  “令妃,切记,你是正得宠的妃子。”
   
  她抿起了嘴,深知自己操之过急了,没有给她过多的时间思考,可不知怎么的心里的委屈愈发的大了。
  明明她最初就是抱着觉得有趣的心态才做的这些事,结果最后她自己掉进了自己做的陷阱里,偏偏地上的人又无动于衷。
  
  不顾她再说什么,她便头也不回的踉跄着走出了长春宫的大门。
  
  先说出口的人就输了,这一局是她惨败。
  
  
  富察容音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着急,她的腿还没有大好,如今这样急躁怕是又要不好了,偏偏她又不适合现在去追,只好让几个宫女跟过去送她。
  
  没想到她的性子这样的刚烈不容回绝,竟然就这样的赌气走了。
  她进偏殿看了看,除了令妃身上穿的哪一件,别的都还在床榻上,不过已经是被叠的整齐的摆放着。
  
  “尔晴,把这些都拿上送到延禧宫去,说是令妃落下的。”
  她转身要出去,结果又想到了别的事。
  “你去库房看看,寻几件好的首饰,还有上好的药材,问过太医哪个能压心火的,一并给延禧宫送去。”
  
  “是,奴才这就去办。”
  听尔晴应了声,她点了点头出了偏殿。
  
  没了别的事,富察容音又回到了花坛前拿起了金剪,可怎么的都下不去手,心里生出了许多急躁。
  索性她放下了金剪,坐在了令妃没有来得及坐的椅子上扶着额头。
  
  思绪万千,最后只化作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令妃没有再来过长春宫,就连一定要来的请安都不曾来过,被下面爱嚼舌根的嫔妃好一阵的酸。
  而富察容音只觉得这宫里好像从没有来过这样一个妃子,那日送去的赏赐也没了音信,不见她过来谢恩,也不见她让人传话过来。
  
  皇上来过几次长春宫,她有意无意的提了几句令妃,结果皇上说她最近心情不好,平日里都恹恹的,他陪着用膳都吃不下多少。
  
  她也派人去问过太医,太医也只是说许是腿疾不能很快的好,让令妃娘娘心中积了火气。
  可只有她知道是怎么回事。
  
  几天的没见面,加上担心她的身体,富察容音终是败下阵来,问太医要了对症的汤药,便让明玉随同去了延禧宫。
  
  
  与她宫里的茉莉花香不同,延禧宫的门外偶尔能嗅到的是栀子花的香味。
  
  她进了门,没有让人通报,只见珍珠站在院子里,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上面。
  
  “珍珠,你家主子呢?”
  “明玉姐姐!”
  珍珠刚要惊喜的叫出声音,猛的想起上面还有位主子呢,连忙嘘了声,见皇后娘娘也在,想必是来找主子的,就连忙行了礼。
  
  “皇后娘娘,主子说心里闷,不愿在寝殿休息,便命奴才拿了毯子,如今在上面歇下了。”
  
  富察容音闻言看了眼上面的幔帐,延禧宫的花园里有建二层的小楼台,上面很是清爽凉快,四处透风,夏日里避暑是极好的,可现在已经入了秋,如此一来不受寒就怪了。
  
  “当真是胡闹。”
  
  她拿过了明玉手中的汤药,从旁边的楼梯小步的迈了上去,一旁的花草还有树叶太多,险些让她摔了药碗。
  
  本想好好的训斥一下这个不爱惜身体的人,可在看见幔帐的时候她便沉下了心。
  汤药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她俯身撩开了遮挡的绸缎,借着微弱的琉璃盏的光,入眼的是抱着暖炉睡的正香的魏璎珞。
  
  没了初见的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也不似那日与她赌气扭头就走的倔强,而是安静的,微微颤抖的睫毛带着些许可爱,让她产生许多错觉。
  或许这样看着她也挺好的。
  
  可她穿的着实不多,这外面不如寝殿内,风是很大的,怎的还能和在寝殿里一样只穿寝衣。
  寻到了珍珠说的毯子,富察容音叹了口气为她盖好,只留个小脑袋在外面。
  
  看着她暖和的咂嘴,她轻笑出了声音,这人还真是个小孩子。
  
  不过这几天她都没能过个消停,整日里都在想关于她的事,如今怎么能任由她睡的舒服呢。
  
  富察容音不动声色的拿起药碗,轻轻的盛了一勺汤药吹了吹,便给魏璎珞灌进了嘴里。
  
  只见她舔了两下嘴角才发觉不对劲,顿时眉毛拧成了麻花,挣扎着睁开了双眼,眼角好似有泪珠低落。
  
  她还从未见过令妃如此媚态。
  
  “苦……”
  “乖,张嘴。”
  
  魏璎珞还没回过神,嘴里就被塞了个蜜饯,刚刚的苦味一扫而光,她这才看清眼前的人,刚要勾起嘴角立刻瘪了回去,赌气似的把脸扭到了另一边。
  
  “还在和本宫赌气?”
  “臣妾可不敢生皇后娘娘的气。”
  
  “你当真是心口不一。”
  富察容音也不恼,只是捏住了她身上毯子的两角撑在了她的肩膀两侧,给她只穿着寝衣的身上裹了个严实。
  
  “送过来的药喝了吗?”
  “臣妾没病。”
  
  “首饰呢?”
  “压箱底了。”
  
  “那送来的秋装?”
  “不想穿。”
  
  她叹了口气,这个人闹小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你就想让本宫哄你。”
  “皇后娘娘现在没有在哄臣妾吗?”
  
  富察容音摇了摇头,在跟她斗下去绝对不会有个好结果,姑且任由她闹了,反正她是大清的皇后,难道还护不了一个妃子不成。
  
  “好了,这里在风口上,冷的厉害,快回你的寝宫里躺着去。”
  “皇后娘娘陪着臣妾,臣妾才肯回去。”
  
  “好好,真是怕了你了。”
  
  看着皇后娘娘无奈的准许了她,魏璎珞这才收回了一直撅着的嘴,勾出了一个明晃晃的笑容。
  
  而楼下的珍珠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
  皇后娘娘让她伺候的这位主子当真是有七窍玲珑心,但好像用错了地方。
  不然她怎么会有这俩人才是一对的错觉?
  
  不对,肯定是错觉!
  
  
  
  

弧线40:

【长春宫日常 6 】

春猎为搜,秋猎为狝
又因取地在木兰围场
是故称为木兰秋狝
上至皇帝下到八旗子弟
足有万人
为期二十日不等
康熙朝时就已在承德修建行宫山庄
以作秋狝围猎时用

“娘娘,今年秋狝您要随行吗?”
看到宫里为了秋狝忙上忙下
后宫嫔妃也为了随行名额摩拳擦掌
平日里甚少出宫的妃嫔
一下子冒了出来
也不怕围场的寒风冻坏了她们的身子
小魏撇撇嘴,嗤之以鼻

皇后娘娘沉吟了一会
“皇上与本宫提起过。
因皇考时期未举行秋狝,
皇上的意思是这次要大办。”
说罢看向小魏
“怎么了?”
小魏看着自己写的字
越看越丑,根本不能和娘娘相提并论
“娘娘,这御花园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皇后娘娘先是不解
接着看见小魏脸上别扭的神情
顿时恍然,不由失笑
“你呀,小小年纪,想这么多。”
小魏觉得皇后娘娘就是太随和了
待后宫诸人都太好了
别人摆到明面上的心思
娘娘都毫不在意

“娘娘!我这年纪都该嫁人生子了。”
皇后娘娘挑眉,“璎珞有意中人了?”
小魏紧了紧手中的笔
不知该如何回答
没有吗?她不会对娘娘撒谎
有吗?这又如何说的出口
皇后娘娘本是随意一说
瞧着小魏怔神,莫非真是有了意中人
皇后娘娘迅速在心里过了一遍
平日也未见小魏频繁接触谁
整天都围着自己打转
这突然冒出个意中人
皇后娘娘觉得心有点堵
有一种“孩子长大了有心事瞒着长辈”的感觉
“是,哪宫人?还是哪位侍卫?”
皇后娘娘压下心中的怅然若失
私心想着
便是八旗子弟
也要给小魏抬了身份如她所愿

小魏心思变了又变
终于是不敢迈出那一步
这种心思,自己受着就好
不该让娘娘烦忧
此生,就哄骗娘娘一次
只这一次

“没有,璎珞没有意中人。”
小魏抬头,对上皇后娘娘的目光
语气坚定异常
“璎珞要一辈子陪着皇后娘娘。
以后也不出宫,就留在长春宫,
一直陪着您。”
后面几个字声音很轻
几欲要消散在空中

皇后娘娘一时分辨不出真假
又听着小魏孩子气的话语
摇摇头,神色轻柔
像荡漾开来的温水
“傻孩子,陪在我身边不腻吗?
你以后的日子还长,不该在这宫里度过。”
小魏放下笔,跪卧在皇后娘娘腿边
将脸靠在皇后娘娘腿上
像小奶狗一样蹭了蹭
“不腻不腻不腻。”
皇后娘娘被小魏蹭的痒痒的
瞧着她赖皮的样子
着实无奈
真是拿她没办法

过了一会
小魏回过神
“娘娘,您不要转移话题。
那些人平时装的是弱不禁风,
也不怕到了围场被大风刮回紫禁城来。”
皇后娘娘“噗嗤”一笑
指尖点了小魏的额头
“能入宫成为妃嫔的贵女,
少有不会骑射之术的。
别看她们举止文雅,
个个上马也是十分了得。”

小魏猛地抬眼,满脸好奇
“娘娘也会吗?”
皇后娘娘看见小魏充满期待的神情
在她惊喜的目光中点头

“砰”有烟花绽放在小魏心里
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jpg
还有什么是娘娘不会的
还有什么!
魏.忠实小迷妹.璎珞一脸痴汉
脸上的得意之色都快冲破天际了

皇后娘娘好笑地看着小魏
瞧把她高兴的
这孩子情绪总是这么大起大伏
字都白练了
“娘娘!您从来都不告诉奴才。”
“说这些做甚。那你是想要本宫去呢,
还是不想本宫去呢?”

小魏顿时纠结
若是去了围场
就能看见褪去宫装的娘娘
马上的娘娘一定比任何人都要好看
驰骋草原,天地自由
娘娘本是草原儿女
就该如风一般洒脱肆意
若是不去围场
危险自然小了
可那就随了其他妃嫔的愿
娘娘也会遗憾吧

皇后娘娘饶有兴致地看着小魏神色变来变去
眸子不禁晕染了笑意
连带着眼角眉梢都微微上扬
不对啊,娘娘去不去围场又不是我说了算
小魏想着想着回过神来
接着就看清娘娘略带戏谑的面容
“娘娘,您逗我。”
皇后娘娘不置可否
小魏一心为皇后娘娘着想
结果娘娘居然戏弄她
小魏表示她很生气
她决定一刻钟不理皇后娘娘
以示惩罚

皇后娘娘看着小魏起身
复又去桌前练字
反思了一下
难道是同本宫置气了?
“璎珞?”
小魏手上不停笔
“璎珞?”
小魏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璎珞。”
声音极近,就像从身边传来
小魏惊的小小后退了一步
“娘娘!”
皇后娘娘缓和了语气
带着丝丝不易察觉的宠溺
“既是大办,本宫自然是要去的。”
“届时本宫教你,骑马打猎。
不过后宫妃嫔只在行宫附近走动,
进不得围场深处。”
皇后娘娘的嗓音依旧温和
她的眸色雾霭沉沉
像极了秋日细雨朦胧
好似将小魏整个装了进去
小魏只看了娘娘一眼
仅仅是这么一眼
却让小魏有种几乎要溺毙在娘娘眸中的错觉

“真的同本宫置气了?”
皇后娘娘说了些许,不见小魏回应
她家中没有妹妹
也不懂如何哄人
她便用了笨拙的方式
去向小魏解释
她以为小魏许是喜欢骑马的
便允诺教她骑马

娘娘总是这样
无条件地宽纵她,包容她
明明奴才不该过问插手主子的事
娘娘待她甚好
好到长春宫众所周知
好到皇帝都隐隐吃味
好到……
小魏不知何以为报

就让她,穷尽一生
绝不离去
成为娘娘最可靠的臂膀

“奴才怎么会生娘娘的气。”
小魏别过脸,喃喃
“娘娘下回不能再逗奴才了,
更不能拿您的身子开玩笑。”
皇后娘娘从善如流,一一应下

过了一会
“到了围场,不要乱跑。”
“为什么?”
“围场里的大虫最喜欢吃不听话的孩子。”
“娘娘!以后也不能再把奴才当做小孩!”
长春宫殿内传出阵阵笑声
伴着小魏恼羞成怒的声音

【令后】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二

金多云:

  令妃×富察皇后
  *身为令妃的魏璎珞攻略皇后娘娘的故事
  
  魏璎珞: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内心戏:觉得她惹人怜爱肯定是本宫的错觉
 
  *上一章


-
  “皇后娘娘,皇上已经宿在延禧宫好些日子了。”


  看着明玉在一旁愤愤不平,她觉得皇上特意命新的御厨专门为她做的晚膳也没有那么的美味了。


  最近倒也很少见到令妃了,纯妃最懂她的性子,就算是有什么也不会乱说。倒是她总听到高贵妃直言不讳,还是那副全然不顾别人的想法的性子。


  “令妃她那是恃宠生娇!”


  高宁馨素来是最爱争风吃醋的那个,她说这样的话可以理解,无非是又耍小性子了,怎的如今明玉也和高贵妃说同样的话了?


  “明玉,祸从口出,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的话了。”
  “娘娘!您看看皇上来咱们长春宫的日子都少了,您怎么也不知道着急呢!”
  
  宫里的女人最是无聊的,她早在进宫的那一刻就明白了,以往在宝亲王府里还可以和妹妹们嬉笑打闹,如今有了身份,多了层隔阂,倒再也不如往日亲近了。
  
  “皇上不喜欢后宫妃嫔之间争宠,本宫身为六宫之主自然要做表率。”
  “娘娘!”
  
  富察容音任由着明玉生气,她这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只要一会儿没搭她的话,她自然就不会讨没趣了。
  
  看着刚刚暗下来的天色,富察容音生了些许散步的心情,赶上入秋天气渐冷,她的身子就有些不太好了,太医院一直调理着,无事的时候整日在长春宫,连门都不会出一步,生怕受了寒。
    
  可如今心里却闷闷的,不知道要怎么样能够舒坦一点。  
  
  那个令妃,说是有事便会来请教,却连她的影子都没见着几回。
  
  富察容音不知道为了什么,总觉得心里闷闷的,便命人撤了桌,没有坐皇后仪驾,带着些许奴才,披了披风便步行离开了长春宫。
  可明玉不放心,怕娘娘半路累了,还是命人备了步辇,让她们远远的跟在后面。
  
  她好些日子没见着这御花园里的花草,倒是比前些日子开的还要精神,许是前段日子太热了,晒的打蔫,如今才缓和过来。
  
  不过她不爱这艳丽的开在花丛里的牡丹、芍药,这千万种花草,她唯独喜爱茉莉。
   
  “臣妾给贵妃娘娘请安,贵妃娘娘万福金安。”
  不远处的声音惹来了富察容音的注意,她贴近了些,便见到令妃正在给高贵妃请安。
  
  她出来没有太过招摇,带的奴才也不多,高贵妃不同,她向来都是喜欢把自己的地位表现出来的人,突然来到皇宫的令妃已经是她的心头大患,如今还冤家路窄,两个人撞了个照面,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令妃妹妹,最近可好?”
  “回贵妃娘娘的话,臣妾安好。”
  
  “还算规矩。”
  高宁馨下了步辇,虽然好声好气着说话,却并没有让行礼的人先起身的意思,她坐在了亭子里的主位上,对着还行礼的令妃不屑的笑了一声。
  “不过这表面规矩又有什么用,私底下还不是只会勾引皇上的狐媚子。”
   
  “臣妾……”
  “一边跪着去,别烦本宫。”
  
  她刚想张嘴就瞥见了不远处的人影,抿了抿嘴没再说什么,就顺着贵妃指的地方规规矩矩的跪了下去。
  
  富察容音蹙眉,这令妃无论怎么看都不是这种懦弱的性子,怎的能任由高贵妃肆意的践踏她自己的尊严。
  
  不过……
  
  她转过身,示意明玉回长春宫。
  
  高宁馨成了贵妃后加上家族里在朝中的势力更是没有人敢去惹,她虽不屑这些,但也不想公然与贵妃树敌。
  还没走几步便看到了自己的步辇,想来一定是明玉这个小鬼头给她准备的。
  
  “明玉。”
  “皇后娘娘,奴才也是怕您累,这更深露重的若是着凉了怎么办。”
  
  虽说还没有下过秋雨,但这夜里也着实冷的厉害。
  可想起还在跪着的令妃,她穿的有些单薄,身上没有披风,膝盖还直直的贴着地,恐怕是冰冷刺骨。
  难道皇上没有赏赐她些什么?怎的全然不像得宠该有的样子?
  
  “内务府没有为令妃预备宫人?”
  她身边好像就两个宫女跟着,连掌灯的太监都没有。
  
  “回皇后娘娘,皇上虽然偏爱令妃,但奴才们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主,听闻贵妃不待见她,自然也就跟着不待见了。”
  
  富察容音点了点头,她身为六宫之主,最见不惯的就是有妃嫔受到苛待,再加上如今令妃正得宠,若是被皇上瞧见了,难免要怪罪下来。
  
  “你明日一早去一趟内务府,让他们警醒点,不要做不该做的事,延禧宫该用的都给送过去。”
  “皇后娘娘……”
  
  “一会儿就派人去绣坊,让她们连夜赶工做几套秋装和披风给令妃,本宫看她穿的着实少了些。”
  
  见明玉还要反驳,她挥了挥手,刚想要上步辇就看见远处明晃晃的一处向这边慢慢靠近着,她心下一惊。
  顾不得多想,快步走回了高贵妃那里。
  
  听见奴才通报的皇后娘娘驾到,高宁馨慢悠悠的从椅子上起身行礼。
  “诶呦,皇后娘娘怎么有这样的闲心逛御花园?”
  
  她走近了些,见贵妃行礼后想要起身,她勾起嘴角对她一笑。
  “本宫没让你起身,你且行着礼,不要动。”
  
  高宁馨闻言一愣,刚要直起的腰板就这样停住了,这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的,搞什么名堂!
  
  
  魏璎珞本来跪着,贵妃的宫女在她身前打着灯,好让她能够时刻精神着。
  可这还也就跪了半柱香的时间,眼前的宫女就把灯撤走了?
  
  她疑惑,没等抬头,只见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在了她的面前,她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就被牵了起来。
  
  不似刚刚高贵妃走过她身前的浓郁的熏香味,更不是那张扬的服饰,有的只是茉莉的花香萦绕在她的鼻尖,素雅的常服,大清的皇后此时就站在她的眼前。
  
  魏璎珞耳朵微红,一双大眼睛盯着她看个不停。
  
  富察容音也不恼,感受到她手上的冰凉,她解开了自己的披风给她穿上。
  
  “可好些了?”
  她柔声问道,见令妃点了点头她才放心。
  
  “皇后娘娘这是何意?”
  高宁馨一脸诧异的看向这两个人,富察如今为皇后,但平日里因着皇上也十分纵容着她。
  怎么突然转了性子,当众让她难堪?
  
  “令妃虽来宫里不久,但也位列四妃,你苛待皇上的宠妃,就不怕皇上责罚你?”
  
  听了这话高宁馨顿时明白了,感情这令妃投奔了皇后,有了这样的大靠山就敢肆意的放肆了!
  “皇后娘娘有所不知,这令妃啊,整日里就知道魅惑皇上,当真是个狐媚子。”
  
  富察容音看了看还被她牵着的人,小脸确实精致了些,但也算不上狐媚。
  不过她也不需要再说什么了,算算时间,也该到了。
  
  “贵妃,朕偏爱哪个妃子还需要向你过问吗?”
  他在不远处就看见了皇后的步辇,便决定过来看看,结果就看到了令妃被罚跪、皇后解围以及贵妃冷语。
  
  众人连忙请安,见令妃慌张的抽出了她的手,富察容音沉了口气,也请了安。
  
  “爱妃还能走吗?”
  弘历拉着魏璎珞看来看去,他刚刚过来,也不知道她跪了多久。
  
  “臣妾无碍,是臣妾说错了话,贵妃娘娘才罚臣妾冲撞的。”
  
  高宁馨的性子他比谁都要清楚,见她身上披着皇后的披风,弘历看向富察容音对她点了点头。
  “皇后,延禧宫离这里远了些,她也没坐步辇,你姑且带她去你那里休息。”
  
  身后的奴才又跑过来催了催,他登基不到十年,最近事情又多的厉害,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只好松开了魏璎珞的双手。
  
  “高贵妃回储秀宫反省,等朕再也听不到关于令妃的流言蜚语,才可出宫。”
  
  宫里没有空穴来风的事,皇后贤德不爱听这些,纯妃向着皇后,娴妃素来不参与后宫争斗,流言蜚语定是从高贵妃那里传出来的。
  况且除了皇后,这后宫嫔妃里也没有人敢得罪高贵妃。而他此举也是为了保护她,如今太后偏爱魏璎珞,若是闲话落在太后耳朵里,后果不堪设想。
  
  “朕还有要事处理,你们回去吧。”
  
  恭送皇上离开,高贵妃愤愤的瞪了一眼令妃,扭头就走了。
  
  富察容音见她这般模样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下她应该能长点心了,省的整天只知道争风吃醋。
  
  “臣妾谢过皇后娘娘。”
  见她还要行礼,富察容音连忙扶住了她。
  
  “好了,不必多礼,跟本宫回长春宫吧。”
  
  她还没等迈开步子,就被身后的人拽住了衣袖。
  
  “怎么了?”
  
  富察容音顺着她的目光这才看清刚刚令妃跪着的地方,是花坛旁的鹅卵石地。
  
  她叹了口气,原本就是怕鹅卵石地太滑,皇上已经命人换了大理石,这高宁馨也不知道是碰巧还是故意的,偏偏让令妃就跪在了这最后还没来得及换的鹅卵石上。
  
  明玉已经命人把步辇停在了她的身旁,富察容音先一步坐在了上面,随后就向还站在一旁的人伸出了手。
  
  “不是不能走了吗?明玉你扶令妃过来。”
  虽然不是双人的步辇,但她看令妃身上着实没有多少肉,就连小脸也只有巴掌大,坐她们两个人也足够了。
  
  “皇后娘娘……”
  见她吃惊的样子,富察容音勾了勾嘴角,向她伸出了手。
  “要本宫亲自请你?”
  
  魏璎珞不再说话,被皇后的大宫女明玉半搀扶着坐在了皇后娘娘的身边。
  她脸上灼热,步辇可以坐的地方太小了,贴着皇后娘娘尊贵的身体,她难免有些慌乱,好像皇后娘娘身上的茉莉花香都染在了她的肩膀。
  
  与身旁的令妃不同,富察容音从容的看着前面,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皇上最近忙于朝政,估摸为了看令妃一眼不管多晚都要去延禧宫,也难怪令妃总是睡眼惺忪的了,早上自然是更起不来了。
  
  如今人被她带到长春宫,也能好好休息几天了。
  
  “回长春宫。”
  
  步辇被抬起,魏璎珞下意识的抱住了富察容音,她还从未做过步辇,看着彰显身份,但突然升高着实有点吓人。
  
  “不要怕,他们一直伺候本宫,不会摔了你的。”
  虽然她和魏璎珞这么说,但还是提醒了一声奴才们。
  
  “你们慢一点。”
  “是。”
  
  虽然魏璎珞放开了手,但富察容音还是准许她怕的时候可以牵着她的衣袖。
  
  步辇上坐着两位金贵的主,奴才们不敢有半分懈怠。
  明玉忙着看路,免得走难走的道,惊着两位主子。
  而富察容音因着令妃坐在身旁,不好过多的看她,只得目视前方。
  
  谁都没发现被高贵妃罚跪走不了路又怕高的令妃,此时在这大清的皇后身侧,笑的得意。
   
  
  
  

赤鸡

垩龙:

【令后】月出(含车)
车车预警!
直接走评论前两条链接!
被屏蔽两回我是真的没脾气(^ρ^)/
谁叫我这么爱她们呢?


“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真的。”


“真的吗?”


“真的!”

摘纪录:

我们要支持和为少数人群呐喊,其实就是在捍卫我们自己在所有人都穿蓝衣服时,还可以穿红衣服的权利。
——琉玄


感谢推荐

可爱

快落洗碗姬:

【什么如什么果】②-001

↑这个如果系列完全是我OOC的愿望,希望能补全所有的遗憾

今天长春宫也亲情洋溢,like father like son


“这届网友不行,我自己来”

搞到真的了

赵老师:

最近一个令后圈里的写手大大被扒皮说是五斤盐本人,圈里人纷纷到大大文下八卦求盖章许愿转锦鲤。


第二天五斤盐在微博里发了一句


“这届网友不行,我自己来。”


爆了。


“官方盖章,合法嗑糖!”
“给大大跪了!”
“自己嗑自己的cp还自己写,牛逼!”
“令后大旗交给奶盐来扛!我们令后女孩全是护旗手!”
“把纸都撕了,手都打折,全世界的笔都递给五斤盐!”
……


半小时后,五斤盐接到了正在工作的秦岚的电话。


“吴谨言!!!你疯了???!!!”


“我也没说啥啊……”


“你个小破孩儿还狡辩!把你微博账号密码给我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你发微博!!!”


委屈巴巴“哦…好…”


秦岚登上五斤盐的账号立刻删了那条微博,然后就去继续录节目了。


晚上回家路上秦岚翻着五斤盐微博的仅自己可见和草稿箱,脸一阵羞红一阵铁青“都是些什么污言秽语,这次一定要狠狠罚她,一星期,不!一个月不让她碰自己!”


突然她翻到草稿箱里一首情诗,看看时间,正是拍戏那段五斤盐第一次向自己表白被拒绝的时候。


秦岚一遍遍看了好久,最后咬着嘴唇“算了”按下了发送键。


秦岚半夜到家,看着床上装睡的五斤盐,说:“微博还你,我不管了,尽是些污言秽语,都下不去眼。”


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秦岚就被五斤盐一把抱住:“嘿嘿嘿嘿嘿嘿嘿…你也是小破孩儿!”


秦岚OS还一个月呢,今晚就过不去了。


——————————


宁夏和海南的距离有多远?


是十五万千米还是我追逐你背影时的距离?


海浪向黄土的遥望是场热烈的皈依


你转身是温柔的离去


你是道不敢呼吸的伤


像路灯把影子和寂寞拉长


盛下胸口的凉


冬至指尖的烫


是你埋在风中的脸庞


轻轻皱眉的模样


——————————


第二天五斤盐和秦岚的微博又爆了。


秦岚扶着额头“真是被她带坏了。”